一碗鸡蛋面

沉迷吃粮,不想产粮,没梗可写,咸鱼装死

【安雷】血腥爱情故事

*丧尸pa,并没有很骑士的安x并没有很坏的雷,极度ooc
*有血腥描写,注意避雷
*内容各种捏造,禁不起考据,禁不起禁不起(摆手叹
*设定帅炸写着很爽,但是打戏无能,我大概只适合大纲体(躺

    
   
   
    据这个城市爆发病毒以来已经过了七天了,设施破坏的厉害,信号干扰严重,周围的镇乡居民被疏散,相邻的城市严格把关只准出不准进,这个城市外围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所有连通外界的路都被放上禁止通行的路障,宛如一座死城。

   
    这确实和死城没差了,室内室外放眼望去全是皮肤溃烂动作僵硬不能算做人的东西,病毒爆发的瞬间所有人都还在进行着日常,可能是人群里突然就倒下了一个人,然后那个人慢悠悠的爬起来抬起烂了半张的脸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扑向另一个人,一个又一个,病毒就这么蔓延开了。病毒扩散速度惊人,短短三天,这里已经成了末日电影里的模样。爆发病毒的消息被打压在国内,甚至国内上网能搜到的也寥寥无几,但恐慌还是在全国蔓延开了。

   
     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现在也没人关心这是怎么回事,小说电影里的情节真的上演时反而没有那么多理智的人存在,国家正在为阻止病毒扩散而焦头烂额,谁知道这病毒会不会通过空气扩散到哪里去呢。

   
    幸存的人都聚集到公安局去了,然而现在的情况警察也无能无力,只能通过国家一天一次空投的物资补给过活,继续等待那个一个星期也没有到来的救援。

   
    安迷修幸运的找到了安全的藏身处——一家小杂货店。鬼知道为什么这群丧尸感官这么灵敏行动这么迅速,这和电影里面根本不一样!安迷修落下铁闸门松了一口气,第三天他就从公安局里跑出来了,没办法,虽然感染人数占了绝大多数但幸存者也不少,人实在太多了,小小的公安局根本不够塞的,补给也不是很够,而且太多人挤在一起太危险,这是一人感染全军覆没的节奏啊。

   
     他把裹在身体上沾满丧尸恶心液体黏黏糊糊的毯子扔在一边,把咚咚的敲门声和指甲划在铁门上刺耳的声音留在身后。为了防止感染安迷修裹了一条毯子从公安局里跑出来,哦还有他从家里就一直带着防身的水果刀,在他进店之前他快要被自己身上的恶臭熏倒了向马发誓不管怎样都要先洗个澡,而现在他看见货架上的火腿面包牛奶饿得快要晕过去了,他已经两天没吃饭了。我有发过什么誓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好吧,那是因为这个杂货店并没有给我洗澡的地方。安迷修如此对自己说。

   
     填饱肚子之后安迷修开始搜刮这里,他在收银台后面发现了一个女士背包,还有一个半插半挂在插头上的手机充电器,看来之前这里曾坐着一个美丽的收银台小姐。她走的很匆忙只扯走了手机包都没有拿走,希望她还活着,安迷修在刺耳的呲啦声中这么想。

  
     这个包容量不大但聊胜于无,安迷修把里面的廉价化妆品都倒出来,还有纸巾、卫生巾、钱包、小镜子、超市VIP卡、太阳伞等等,他被这些杂乱的东西吓了一跳,明明这个包……也不是很大?随后安迷修用两瓶水三个面包塞满了这个包,走之前又拿了两根火腿肠塞在水和面包的缝隙里。

   
    小杂货店里面还有一间小房间,安迷修估摸着是店主平时睡觉的地方,门是虚掩的,他在心里喊了一句打扰了——实际上他已经吃喝用过这里的东西了这句话完全多余——安迷修推开了那扇门,没开灯的房间很黑,他还什么都没看见就被浓浓的血腥味扑了个猝不及防。

   
    “卧槽!”安迷修捂住鼻子打开了灯,这确实是个很小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暖橘色的吊灯,还有一个小夹间是厕所。

   
    房间里面很乱,床单和被子已经揉成一团不分彼此了,厕所的门歪歪的挂着,地板天花板门板还有床上都粘着放射状的血迹,血迹已经干了成红褐色但血腥味被很好的闷在房间里等待别人的一次开门。血迹来源于衣柜里的那具尸体,那具尸体半个身体靠在衣柜里面两条腿伸在衣柜外面,安迷修捏着鼻子走过去,尸体的脑子已经爆开了,胸腔也被撕开内脏和碎肉的残渣崩的衣柜里到处都是,他看见那具尸体的左手还紧紧捏着一个白色的手机,不过屏幕已经碎掉了,裂缝里满是它主人的血。

   
    真惨啊,安迷修看了两眼实在忍受不住这股味了返身退出了房间,反正里面也没什么好搜的了,他关门之前又瞥了一眼尸体,尸体左腿的小腿肚被狠狠咬了一大口,露出了白色的筋骨和红色的血肉——真惨啊。

   
    安迷修作为一个从小摸爬滚打的孤儿见过的社会黑暗不算少,反社会的思想也有,虽然在他被他师父捡回去之后自诩最后的骑士要济贫扶弱但现在这种末日给他的兴奋更多一点,害怕是有的,和感官上的刺激兴奋相比还是不值一提。

   
    铁闸门已经被砸凹了几个坑,好在外面的丧尸已经散开了砸门挠门的声音也没了,安迷修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下午了,他可以在这里安全的度过一个晚上。以防万一安迷修在货架上又拿了一把新的水果刀,陪伴了他三天的水果刀已经沾满了恶心的液体,即使他一只丧尸也没干掉——水果刀并不锋利,只能削掉丧尸的一根手指头,而削掉一根手指头对丧尸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就是了。

   
    安静的空气总是会被突兀的巨响打破。

   
    小杂货店的唯一一扇窗破了,一个人跳了进来,伴随着碎玻璃渣一起落到地上一个翻滚稳稳定住身形。真是流畅而又帅气的动作啊,安迷修感叹一声几乎是在那人定住之后的同时把他刚拿的水果刀架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没人告诉我丧尸还会跳窗?”安迷修站在那人背后。

   
    “……”

    
    短暂的一秒停顿,那人反手就是一肘击安迷修下意识的退后躲开,还没调整好姿势就被紧随其后的一记扫堂腿绊倒在地,整个对势或者说单方面被揍过程不到两秒。安迷修摔的屁股痛还有后脑勺也磕了一下,怒火中烧,是个女士这么对他也就忍了,但问题是,这是个男的,装逼遭雷劈呀,能忍吗?能忍吗?

   
    然后一把枪抵在安迷修的额头上。

   
     ——当然能忍了!

 
    “我现在没时间和你玩打架游戏,听话一点对我们都好。”那个人带着一条星星头巾,头巾两条带子垂在他的脑后,穿着一件冲锋衣,牛仔裤上面还插的有一把短刀,安迷修能一眼认出来那是一把M9军刀,真皮硬底短靴逼格是真的高。

   
    再看看自己破烂的衬衫和玩具一般的水果刀,安迷修只想说,都是新手玩家装备差这么多这根本不公平!

 


——tbc——

先放一点出来吧,我怕我再不产粮会掉粉。
等考完试我应该会高产一点吧……

刷我好感度的方式是关注我评论我,好感度提升你将拥有一只咸鱼我……emmm我的意思的扩列吗?私信我扩列呀,可以和我讨论脑洞还可以催我写文岂不美滋滋!(不你

评论(9)
热度(71)

© 一碗鸡蛋面 | Powered by LOFTER